首页 > 玄幻魔法 >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 第七百二十九章有些如坐针毡,如芒刺背。

第七百二十九章有些如坐针毡,如芒刺背。

目录

    营帐里就剩下拓跋塞和柳淙筠两人,拓跋塞毫无顾忌地与柳淙筠调笑着,好似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可就在他放松警惕之时,忽然觉得脑子有些发晕,下一刻,他脖颈上就传来了一阵凉意。

    柳淙筠手中还握着刚刚藏起来的那片碎瓷片,她搂着拓跋将军的脑袋,用尽全身力气用碎瓷片将拓跋将军的喉咙一寸寸割开,拓跋塞身上的银色的铠甲瞬间被鲜血染红。

    那鲜红的血不仅染红了拓跋的铠甲,也染红了柳淙筠的眼,她终于笑了,笑得狰狞又畅快,与她之前的麻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拓跋将军一脸震惊,捂住脖子,想要制止鲜血不断涌出,可显然没有效果。

    他将柳淙筠重重扔在地上,拔出腰间佩剑,直直插入柳淙筠的身体里。

    可柳淙筠脸上的笑意丝毫未减,她死死拽着拓跋将军的衣角,哑声低喃道:

    “拓跋塞,我们有机会逃走的,你可知我们为何不逃?当我夫君挡在城门前,死都不肯倒下的那一刻,我便下定决心,留下来,用我们这条命,拉你下地狱!

    你以为攻破瓦城,大奉就是你们的囊中之物了?你休想,早晚有一天,你的兄弟会死在大奉士兵的刀下,你的家园会被我大奉铁骑踏平,瓦城人遭受的一切,你的亲人都会尝到,只是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了!”

    柳淙筠似乎感觉不到痛,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笑声也越来越疯狂,这一刻,她才能将心里隐藏的情绪全然释放出来。

    她的瞳仁开始涣散,可眼神却透着温暖,她躺在地上,望着天空喃喃道:“终于可以去见将军了,可惜……我现在这个样子有些脏,不过……不要紧,因为我的将军……从不会……嫌弃我……”

    这场戏是在北周士兵慌乱的叫嚷声中落幕的,观众不知道柳淙筠是否杀死了拓跋塞,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所有人都被柳淙筠的决绝所感染,她如同千千万万大奉人的缩影,他们怀着国恨家仇,会不惜性命,将敌人拉入黄泉。

    因为时间有限,又是不能换场的舞台剧,这段戏的内容比较短,但这并不是正式拍摄的剧本,柳微微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将柳淙筠这个角色塑造的有血有肉,已经让各位导演和观众非常惊喜了。

    宁导甚至站起了身,含着热泪,用力地为这段表演鼓着掌。

    弹幕上瞬间出现一排排大拇指。

    【爱了爱了,虽然柳淙筠之前很心机,但我相信人物是多面的,也是会改变的,我喜欢这样的柳淙筠!】

    【同意,最后那句“我的将军”简直泪崩!柳淙筠最初喜欢渊太子是因为渊太子附和她心里少年英雄的形象,所以她想尽办法要嫁给天下最好的男人。

    但当她的宁将军拼劲最后一丝力气去守护身后的百姓时,那一刻他已经成为柳淙筠心里无可取代的英雄了!她追随她的英雄而去,她们圆满了!】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宁家女眷为拓跋塞布的一个局?宁家女眷故意骂柳淙筠的那些话是为了让拓跋塞相信柳淙筠贪生怕死,从而放松对她的警惕!】

    【没错,柳淙筠最后说“我们可以逃的”,应该就是说她们几个女子是商量好留下来复仇的!宁妹妹被拖下去时,她的眼泪不是恨,是心疼柳淙筠,是已经预料到了柳淙筠的结局,天啊,我破了大防了!】

    【我去,这个本子绝了,宁将军从始至终没有一句话,我却爱惨了这个不修边幅,却舍身为国的男人,如果我是柳淙筠,也会被他感动,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舞台的灯光再次亮起是,全场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小昭顺势将三位演员请到了台上。

    小昭问几位演员表演过后有什么感想,沈青接过话筒,带着几分遗憾,真诚地道:

    “其实我以前与微微姐同组过,之前并没有感觉到她的戏这么好,所以看到她指导新人,心里与那些新人一样,并不太信服。

    但今天看了微微姐的表演,我发现我还是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她将人物刻进了骨子里,完全将观众带进情境中了!

    所以这次试镜即便失败我也觉得自己赚到了,能来参加这个节目是对的,我会继续加油的!”

    沈青的发言结束,台下再次响起粉丝热烈的掌声,并有人大喊道:“青青加油,我们永远支持你!”

    所有人的嘴角都含着笑意,只有花舒月抿着唇,压抑着心中的怨气。

    沈青夸赞了柳微微的表演,把她置于何地?她这样带节奏,肯定会帮柳微微拉到不少票数!

    她接过话筒后,有些僵硬地笑了笑,弯起眉眼道:“与青青一样,我知道我也有很多不足,我刚刚入行,不管是朋友还是亲人,都没有在这个圈子里工作的,我可能欠缺经验和人脉,我知道我这种新人是很难出头的,但我不怕,因为不管有多少困难,我的月光们都会支持我!”

    说到这儿,她顿了一顿,朝着历千尘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又收回了目光,“我会为了所有喜欢我的人加油努力的,谢谢你们耐心的等待!”

    她这话让观众们都捂住了嘴巴,因为在他们的角度上看,花舒月刚刚的话明显是喊给历神听的。

    弹幕上又跑出来一批cp粉起哄,纷纷叫嚷着官宣。

    就在这时,一直安静看表演的历千尘竟然发出了一声轻笑。

    三天的决赛,历千尘很少说话,只偶尔给出比较中肯的建议,将镜头都让给了参赛者。

    他这时候忽然有了变化,让人们都激动不已,小昭立即抛出话题,对历千尘问道:“历神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们的月亮说?”

    历千尘将身子往后倾了倾,淡道:“没什么,我只是有些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她刚刚的表演,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等,我是没有兴趣多看一眼。”

    这毫不委婉的话让场上掀起了一阵阵抽气声,花舒月的脸也瞬间白了下来。
目录 书签
旺仔书屋 南孤阁 御兽:我能赋予词条免费阅读 儒圣顺着网线打人的日常最新章节 西游:瞎眼五百年,弟子全是大妖txt下载 热门文学 书海漫步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小说 文学之馆 从意外捡漏主神格开始崛起txt下载 合喜免费阅读 孤灯阁 人道大圣全文阅读 灵植:我有词条面板全文 返回顶部